• Echo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10-09-22

    心里像长了草。

    情绪一时天一时地。

    回来的路上,脑中盘旋不断着一个声音。

    是多年前听过的老歌:

    “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……”

    高一的周记本上,语文老师曾用这歌词为我批注。

    只是那不再被我反复玩味的歌词直到今天才体会。

    淅沥下了一整天的雨,空气寒冷潮湿,像极广东的开春时节,这季节漫不经心的就冷下来。塑料膜盆装的花朵在潮气中也都羞羞答答,没了盛夏日头肆无忌惮的招摇,阴霾天气下它们竟平添一份娇柔。

    我想,今天要感谢这天气。它以忧愁陪衬我忧愁,它以忧郁安抚我阴郁。这黏腻腻湿答答的寒冷天气,竟是帮了我平缓着陆。

    歌声在脑中反复,王菲的声音当年听得动情今日却觉不够情,齐秦的声音当年听得落泪今日也稍觉浅薄。一路走了这么远,我才终于能体会这歌里唱的心情。

     

   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
    如影随形
   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
    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
   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
    想你到无法呼吸
   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
    大声的告诉你
   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
   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
   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
   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
   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
   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
   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
    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

  • 绷紧

    2010-09-17

    情绪像身体里的肿块,憋涨难耐。

    缘由复杂交织,像是飞梭与织布机般和谐,不停给这肿块供应着养分。

    竟然开始暴饮暴食,一刻也闲不住,坐卧不安。

    不安。

    食物带来唇齿间的短暂麻痹,让大脑无精力去应对思维。

    手忙脚乱。

    心乱如麻。

    又也许只是太脆弱,脆弱得难以习惯理所当然的生活。

    脆弱得难以适应从古至今的规则。

    脆弱得难以冷静,难以优雅,难以自己教化自己。

    这紧绷的神经,要到何时才能学会自我松弛呢?

  • 清音不绝缕

    2010-09-14

    楼下的温州发廊里似乎有人每日在拉二胡。

    仲夏渐离秋虎亦逝,这不知何人拉奏的唐音宋曲安抚了每日坐在窗前的我。

    迂回婉转,余音袅袅,那旋律温柔绵荡,让我在繁杂中似乎得到喘息。

    这是脚步凌乱的时代吗?

    找不到重心似乎快要失重,可又每一件事都足够沉重。

    凌乱的不是脚步,其实是心。

    曲声又起,这一次弦急如雨,雷霆万钧。

    我望向远方的征途,那里有我的勇士。

  • 2010-09-05

    会后悔吗?

    不,不会,不会后悔。

    如此复杂的问题多难回答,这次可没有例题来参考。

    只是我心里知道答案,也许没法总结没法表达没法分享,只是我知道。

    只是这答案需要时间来证明过程。题很难,算草纸很长,又没有口诀,但是我却深信着结果。

    我记得曾经的信仰,请,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    外面很吵,心房里很噪杂,也许那声音就会变得不那么容易辨别。

    时而纤细,时而强韧,但心不是橡胶,给些时间,稍事安静,便又能分辨。

     

    复杂心情,也许我说不出来,找不到出口。

    但那个声音,我听得到,听得清。

  • 一叶知秋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10-08-22

    人生漫长,在去往别人心的路途中,总要学着去看,去理解,去接受自己所不熟悉的种种。

    翻旧照片,我和妈妈眼中看到的不尽相同,笑容,笑容背后也能有着千万重意味。

    想起某日噩梦醒来,哭着倾诉,心,委屈得像是要拧出泪水。

    人,总是会一点点蜕变的吧。

    从喧嚣到静默,从敏感到淡定,从坚硬到温柔,从无力到强大。

    一切并不徒来,都有因果。

    一生那么长,狂风有时,暴雨有时,平淡无味更有时。

    心,走了那么远的路,到如今,却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。

    生活匆忙,如果不是今天被提醒,我也快忘了14岁时的那个自己。

    琐碎,琐碎。仓促,仓促。有多少时间,能在山谷的梨花树下,摆一壶酒,与久久等待的那个人,长夜清谈?

    往事对未来究竟有什么意义?我曾一度以为那是土壤。

    是今天之所以为今天的来龙去脉。

    又也许,曾经的种种,其实从来不需诉说,从今天的样子,便能见微知著。

    就像这一叶知秋的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