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很久以来都想写点什么,为新的生活、新的人事。从元旦拖到今朝,也不见得憋出点什么有营养的感触,当随性而为的事变得被强制,便也就没什么乐趣了吧。时光如流水匆匆一逝永不回,我在成长的途中且行且止,虽未果实累累却也学会尽量平静的面对色彩纷呈五味杂陈的生活,渐渐学会淡定,也便少了些许从前的情怀。

    只是今天想想,一定得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,纪念一下今日,纪念一下即将结束的庚寅年。

    而在打开这快长草的blogbus时,我突然听到姐姐页面上中孝介的《各自远洋》。内心说不出来的滋味,像是猛然间被时光撞了一下腰,像是远行的人儿突然听到风里传来的故乡的旋律。

    那年那月,是谁在耳边说,我们远还没有到可以拥有乡愁的年纪,只是明明离故乡千山又万水。

    彼时彼刻,我们唱得响亮,满腔少年人不不切实际的理想与热情,直到今天我依然为它们骄傲。

    我们是怎样学会长大的呢?又是怎样学会宠辱不惊?学会圆润与玲珑?

    我们又是怎样回忆来时路上的一幕幕眼泪?一幅幅笑容?

    我们又是怎样,就各自远洋?

    而今天,分散在大地上各个角落的朋友们,是否都已经不再寂寞?是否都找到了心的归属?是否都学会了应对这生猛无比的生活?

    而这一切,我依旧都还不擅长,亦不熟练,虽然我已经不再能事无巨细的咨询雪爸雪妈雪姐姐雪的亲友团。

    我想,我曾经在课上给小朋友们讲的,“不要怕转学,总是会交到新朋友的。”这是一句多么不负责任的话,我们常常只是记得告诉孩子们应该怎么做,却忽略了他们那小小的心情。方法他们总有一天会学会,可生活继续,那一刻的伤怀便定格在那一刻。

    今天50岁大寿的雪妈曾在11月午后的冬日阳光里与我一同回忆,她曾这样说道,“那些年,好像做梦一样,我常常想,我是否就去过了那么远的地方?可是一觉醒来,却依然在自己的家中,你们又都在我身边,这感觉,让人觉得唏嘘,却幸福。”

    如果是梦,只是我们清楚记得那梦里的每一句欢声笑语,这梦里有我和青春有关的一切故事,这梦美好得珍贵无比。

    其实,我已经不是那个常常怀念的家伙了,我终于也渐渐学会仰望星空,脚踏实地,只是今天当我想为可爱美丽的雪妈写些什么的时候,却不得不回想起我们一起作伴的那些日子。所有缺失的与努力的,在梦结束的地方,终于得到圆满。离开你开始新的生活以后,我才终于理解了你,懂得了你。那些纠结的争执的吵闹的,原来真的是要成长到一定年岁才能够明白。

    虽然在你生日的这个纪念日,我已经扬起了新的风帆,来到更远的地方,但是我想,这梦总有结束的时候,而我们,在梦醒的时候,都会准时守候在自己的家中,等待重逢。而我在大地上的各位朋友们,总有一天我们都会遇见更好的自己,就像秋日阳光守护着成熟的果实,而当我们再次相逢的时候,我们将在各自抉择的道路之上,绽放出彼此的笑容。

    离开是为了再回来,各自远洋,也总有重逢的一天。

    因为,某师兄曾教育我说:地球是圆的。

    最后,祝妈妈生日快乐。

    祝大家,新年好:-)

  • 远方 - [城事]

    2011-01-07

    岁末年初,花朵从盛开到凋颓间的静默无形无际。

    阳光静好的午后,我像是生活在外太空一样在延时后才得知某个消息。

    他曾说:“死亡是一件不用急着去做的事,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,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。”

    他曾说:“祭坛石门中的落日,寂静的光辉平铺的—刻,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……”

    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,天上的每一位神灵是否也都在迎接着他的回归?

    于他,这节日终于降临,终于再也不需要挣扎跨越在地上的每一道坎坷。

    近日常常梦见地坛公园,回想起和小郭小高在无数个午后漫步其间,那个园子有着神奇的力量,时间在其中会变得缓慢温柔起来,使人平静,给人力量 。我对那园子和连通了我与那园子的他都有着一种深沉的感动。

    生命里的许多难题他都在那园子里得到了答案,节日终临,园子依旧在,几度人间事。

    得知消息的这个午后,不知为何,我竟觉得不是自己离开了故乡,而是故乡飞离了我的身边,去到了我不再熟悉的远方。

  • 兼得?

    2010-12-22

    冬至了?前天还心心念念着老祖宗的节气一下子就到了,幸好冰箱里有我们的“手工速冻水饺”,不过不太舍得偷偷拿出来吃,过两天再一起分享吧。

    到处都是节日气氛,虽然不下雪,也冷得够呛,楼下的歪脖子小树无辜的被圣诞了,挂了一身彩灯,倒是成了我们晚上回家的路标。

    最近常常超水平发挥,每每被自己炒的菜竟能是如此美味而雷到,同志们表打我,想我首次提刀上阵金盆洗手做羹汤也不过个把星期,被自己不定期发挥的水准雷倒也属正常。不过话说这世界上总有悲催之事,为何美食总是能和肥肉相互转化?!如若姐一口口吃掉的不是寂寞而是单词的话,那这世界简直就无比美好了,哎,我的神灵!

    像我等败家俗妞,大脑总是和胃连在一起,想往大脑里塞点东西就得同时往胃里也塞点,这实在是令我充满罪恶感的命运,可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呢?

    要到啥时候我才能兼得?就像小学生们造句那样,一边变瘦一边美食,一边速记一边运动??

    哎,这罪恶感折磨得我都不文艺了,甚至都不文雅了,哎,啥时候才能学会冷静的面对食欲?啥时候才能学会和万恶的食欲去谈判?!

    兼得的事真难啊。妞儿们都努力吧!

  • 登高

    2010-12-07

    昨天上午去爬山,暮秋的微雨朦朦,使得山林深处的松杉气味浓郁,扑面而来。

    登临远眺之前,遥望彼处只觉高木层林,在一片灰色乌云骤降的天空之下,墨绿的颜色如同深埋地下的玉石籽料,微风过处,波浪如海般起伏。近处也有明红的枫树与金黄的银杏,灿烂的仿佛可以向着乌云反射光芒,零星点缀在低处,反而像是一些俏皮的孩子因被不小心挂住而留下的成串彩色气球。

    待惯了BNUZ,并没觉得这山的高远,心下毫无盘算提足便跑,于是就成了典型的后劲不足口号响亮者。也没晓得问问爬上山顶有何美景,便不动大脑的一头扎进这“上山跑”中。开始的平地还轻松得很,时不时还有气力沾惹路边的花花草草,打趣偶遇的猫猫狗狗,后来途见一陡坡,我瞬间傻眼,一直在身后给我打气的FF此时爆出大料,我才得知会当凌绝顶,方可一览湾区全景。只见当下,我已只有出气不见进气,感觉我那肥肺似要被炸开,大脑早已不够氧气去描画那湾区全景为何般,只能听见FF在身后不断的打气加油声,便只按着他的话语声音,不假思索的抬腿爬坡。眼看前面的英雄们都是跑着登这陡坡,无奈此时的我只好一步一蹭的往上挪,挪啊挪,也不知何时才能挪到外婆桥。

    这碧波如海的山林,原来爬起来令我如此的狼狈不堪,不过那山顶的风景,真真值得。

    中途又听说Boys爬到山顶都会濑尿一泡以兹纪念,我发觉这比无限风景更有趣,便又加了把劲儿使劲爬。

    最终的美景是值得的,不管到了山顶看到的是哪般,一路辛苦都已值得。我渐渐明白小郭老师一直钟爱爬山的缘由。

    到达终点的时分,世界像是就在脚下,岁月便也真真如浮云一般。总有些是曾说过却不曾被听到的话,总有些是一直想却还来不及完成的事,也总有些幸福,总有些温柔,是在此刻,在当下,在所有来得及与来不及之见,倏忽即逝,却永远安静美好。

    而我,在到达山顶的时分,幸运的得知了这样一个秘密;在去往对方内心的路途中,捡拾到这一捧盈盈的心意。

    这山林碧波如海,想是能常年青翠如此下去。山海不变,人,便随时都能回来:)

  • 西岸阳光灿烂

    2010-11-23

    时间如行云流水一般,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    这里白日里的阳光灿烂和夜晚的寒冷萧索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  空间上的远离,地理上的告别,只是我的心还未离开。

    身体和心灵对话,他说我已经习惯了,什么都好,你也平静下来吧。

    可她说,原来临行前的那些嘱托与叮咛才让我明白他们的真意,而这一切又是这么难忘,甚至令人痛苦。

    歌里唱到:“如果没有梦想,又何必远方?”可梦想是个多奢侈的东西,而远方,我已身处。

    姐姐,我们儿时戏谑的话语谁成想竟一语成真。

    我想,难以忘怀的便不要忘;无法改变的便去接受吧。

    阳光灿烂,便好生努力才是。

    去爱吧,像不曾受过伤一样!

    唱歌吧,像没有人聆听一样!

    干活吧,像不需要钱一样!

    生活吧,像今天是世界末日一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