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记录 - [年轻人要有激情]

    2007-09-06

    编辑必须要对自己的版负责,工作的事情,压力责任都只能靠自己。

    叶卉想要和别的卉不一样就要挖掘出她内在最耀眼的闪光点。

    版面限制,时间紧迫,头脑风暴。

    知耻而后勇。要一直勇下去。

     

    学一点内心记住一点。最后所有亲爱的们,我在家里很好,一定不犯懒用新手机号赶紧跟你们联系,都请原谅我。

     

  • 整理。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07-08-27

    我用了那么多年时间去探寻一个人的内心。

    心怀喜悦,虔诚羞怯。

    直到今天我也没能明白,爱,究竟是怎样。

    直到后来才发现,每个人的青春曾经那么相似,或许我们曾怀揣着一样的忐忑在思念,虽然终结思念的并不是彼此。

    如果这些,都不是爱。那么我们都可以不悲伤的踏步向前去。可十几年来,我们都背负着自己的爱在努力前行。只是,自己的爱而已,你其实是一种投射。

    于是终于懂了,只是一份爱,爱的不再是你。

    可以不在为害怕冷场而和你扯淡,可以直接说我不知道要和你说些什么,可以,真真正正作为两个灵魂来接触,有聊说话,无聊分散。

    这是多么的好,心情像雨后放晴的蓝天一样清透。年少时的旧债,不知我是不是真的解决干净。每个人都必须成长,我已经长到这里,你到了哪里呢?

    加油吧!

    整理行装,总能飞翔。

  • 终于肯过来新地盘写点字儿,实在不知道该取怎样的标题。这首歌萦绕荡开,突然发觉这是我一个月来做得最多的一件事。

     心理的课程已经上到第三天,“助人自助”的理念体验逐渐深入。第一堂课时我跟FQ说:“刘建新老师的咨询课可以改一个文艺腔的名字:清醒纪”。这门课程有可能是我大学里最投入上的一门心理课。

    安说:万物皆有隙缝,方可透进阳光。今天上课时想起,突然想说:万物皆有隙缝,方可透出阳光。其实每个人都能光芒四射照耀他人。刘老师说,每个你讨厌的人的性格特质其实并不是那个人身上的,往往是我们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的性格特质而在他人身上的一种投射。隐约感到,爱亦如是。

    假期和妈妈近乎每日的回来学校住,听她讲那过去的故事。我想,是我做得还远远不够好,这么多年,其实我给你的耐心还没有旧年冬日里哮喘时分的十分之一。

    对不起,会继续努力的。

     一直以为这里的第一篇文会按原计划取名“青花”,连图都已做好。哪知电脑变成毒库,发图写文变作痴人说梦。此刻我结束上午的课程,独自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打完这些字。我在试着过一些没有电脑,没有一柜子衣服,没有诸多化妆品,亦没有各式所谓生活“必需品”的生活。有的是《傲慢与偏见》,《往事并不如风》和安静简洁的睡眠。要尽量,解决自己生存本身层面的焦虑,为了生存质量去焦虑焦虑吧~

    一个人赖以生存的东西其实并没有想得那么多,吃,睡,性三物而已。

    这就回去为了我的睡眠利用难得见到的阳光晒晒被子吧^_^

  • Find - [时光琐碎]

    1999-11-30

    遍寻硬盘,发现很多记忆里的照片并无踪迹。

    网易上那个许久不用的通行证再也登陆不上去,大二时和丽在香港的照片全部都找不回来,我瞬间像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。

    记忆去了什么地方?过去的时间都去往了哪里?未来的时间又在哪里结束?

    心里知道,许多照片在这个那个朋友的电脑里都有备份。我却总是懒得将记忆收拾总结整理,才会像今天,想要回头的时候却什么都找不到。

    这心情,像是彻底和当年的那一个自己做了告别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。

    一个人能带在身边的物质,有限得总让我唏嘘,每离开一个地方,都恨不得把一切带走;每一次搬家,那房子总像空了一样。心里明白,我舍不得的,未必是那些繁杂物品,其实是那一段段的时光。

    和燕子的讨论往往终结于未来生活的各种可能性,流浪或守望,一个人是否真的可以用前半生的努力换取后半生过上所渴望的生活?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,我想我只能祈祷,曾经的我们这几个孩子,都能求仁得仁。

    想想当年,夏日午后阳光正好,我和你和她和她和那一个个她,不停的幻想20岁,那个时侯,谁不以为谁在20岁就会沧海桑田一路风尘了呢?仿佛20岁就已是人类寿命的极限,仿佛过了20岁,就都有资格看破红尘心如止水了。

    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长大,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去的呢?

    即使把记忆都拍成宝丽得照片,一摞摞用盒子装起来,最终的最终,也没有一张能永远带在身边。

    往事已矣,大家,还是都留着胶片拍拍今天和明天的日出吧。

    寻找的意义,往往就是等待,不去回忆,今天自然就是明天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