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痴念之间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11-09-20

    聘婷还似聘婷,白露未晞,路千重,人事非。

    梅开满树,映日微红秋来早,断识去年雁,今朝归何处?

    晨起若曦,微香静袭,市井百转阡陌回,纵是桃花人面,岁岁不同,道相同。

    未笑却有声,偌大世界,总有痴似者。若相逢,千杯醉。

  • 点点滴滴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11-08-10

          已经很久没能静下心来读读书,二十几年来睡前阅读的习惯轻而易举地就被改变了。时间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就将熟悉的改变,陌生的变习惯。常常是,在来不及选择的时候做出选择,在还懵懂的时候就得长大。

          昨日看到某一微博上如是写:“爱最牢固的基点就是依靠不变来应对一切的善变。婚姻就是一根麻绳,它需要三股力量才能结实,妻子丈夫和上帝紧紧相连。爱在成长中是猛烈的困惑的有时是击倒性的,需要一个恒定的能力来帮助我们选择明亮的方向,时时具备爱下去的能力。”

          爱在成长中是猛烈的困惑的有时是击倒性的。这一句,在我心上像是重重敲了一记。连日里来的探讨,一遍又一遍的回忆,心底里一直以来的各种情绪,似乎永远无法找到词语来形容的每一种每一种生活里的心情,这些都是爱在成长吗?还是人在成长?或欢喜或忧愁,或幸福或悲伤,在还如此年轻的时候,也许我们并无法知晓爱的真实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 世界偌大,时光无涯,去往一个人心底的路途漫长又遥远。有许多事,是根本无法用对错去衡量,我能把握和掌控的,不过是睡前读书这样的小事,真正的人生,也许真的是我一思考,上帝就在某个角落偷偷笑。

          与其在该用心的时候用头脑,我倒宁可在该用头脑的时候,多看一看自己的内心。

  • 幸运之人

    2011-06-29

    落雨时恰好手中有伞,就像去医院的路上有心爱的人陪伴。这两件事均需足够的幸运才可。

    “我想我是比较幸运的人,却还没有某些人那么幸运”——乌玛·瑟曼,电影《Gattaca》

    在雨水中,叶子花被风吹雨打却比平日显得生机勃勃,我突然明白,正是因为一些不完美,才能让我真正感受到完美的生命。

    依然可以看可以听,可以感受可以思考,这便没什么不好。一些经历,可能正是为了时刻提醒着我要多多珍惜,眼前这美好斑斓的生活。

  • 好儿女花 - [读书]

    2011-06-24

    在用国内的手机支付下终于读完后七章。满眼湿润,心始终揪在一起,边读边急促的喘着大气。

    我很难受,虽然我不确定这难受来自整本书的何方。

    小安曾说,读这故事心里像是打了一闷棍似的生疼。在我最后一次离开家的前夕,我来不及网上订购,只好google在线阅读,章节不全,这故事始终就那样悬在我的心里,时隔半年,终于被我拾起读完。

    亲人之间,打断骨头连着筋;母女,胎生娘养,总是有着同样的性格流着同样的血。有时候,血脉的传承竟是不言不语的完成,即使没有交集,仍有一代又一代人的性情。

    我想起在快要离开家的时候,明知这或许是最后的共同生活,结婚嫁人,之子于归,再难与父母有着这般长又单纯的共聚时光,可心中越是留恋不舍,面上却越是表现得冷漠,硬是每天把自己放逐在声色犬马之中,也不愿守在他们身旁感受离别前的一丝丝伤悲。那时候我其实心里很纠结,很难受,不知要如何面对这份离别,却又带着对新生活不知天高地厚的向往,像是被热情灼烧的蜜蜂,一刻不能停。那时是这本书让我渐渐冷静下来,面对心中纷杂的悲痛与喜悦,我借由它分清了方向。

    在书里,母亲对自己好友说,“儿女是人质。”

    这话看得我心里生生的疼。

    我合上电脑,趁天色还没入夜从教学楼走出来,算算时差,拿出电话给妈妈拨过去。听她说健忘的小事:不经意就在空屋子里说让我等会儿,话音落完许久才想起我已不在家。对于我们这一家人来说,聚少离多的日子刚刚结束却又迎来另一个轮回,这一切都是热情洋溢时的我从未考虑过的,想起那时vox曾对我旁敲侧击,只是我觉得世界很大,时间还很多,并不在意。

    为人妻后开始明白母亲当年的许多事情,只是此时我却没有机会和她共睡一床促膝长谈。隔着电话十分喜欢听她谈家里杂七杂八的事情,东家长西家短,母亲并不是一个爱嚼舌根的人,我明白她说这一切只是不想让我出离家中的生活。

    看来许许多多的事情,时机未到是永不会懂得。

    人这一生都带有自己的印记,当我们经历过一生的种种之后,或许才能更好的理解自己,接受自己。

    也许有一天,当我也做了母亲,便更能体会母亲与我之间的种种扭结。而我想,因为走得远,我已是比从前懂了更多。

    外婆对母亲说,“雪丫头不像你,以后会过得比你好。”

    有些事,不敢想,也不能想,一想就痛,便人人安于眼前的生活,就此搁置。

    我在阅读完这本书的时分,觉得生活在眼前,又深邃了几分,母亲和外婆的血脉,终是在我身上一代代传承下来,我甚至想起太婆,想起极幼年时她带着我,在独单小房子里点着烧煤铁皮炉子做热水的情景。幼儿的观察,像是烙印。

    这都是命。

    你又曾见过几个在这世上舒心的人?所以人最紧要要学的,是接受自己,善待自己。

    在和母亲通完话的夜晚,在阅读完整本书的夜晚,我心里终于接受,假使未来我会有一个女儿,也不必再为她担心害怕,她必会传承母亲的一脉,越来越好。世途虽险恶,但她将会懂得保护自己,并且善待自己。

    但愿她,如好儿女花般美丽强韧。

  • 春恨夏惆怅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11-06-21

    她心里明白那种分界,某一个时刻,咔波儿一声,仿佛就老了。

    成长是件无比漫长的事,而变老只是一瞬间,最好的年华,不过如昙花一绽般短暂。

    即使,在最美的时候遇见,也敌不过时间无涯的苍老。真正的磨砺,是日后漫长无际的日日夜夜。

    姐妹间曾如此这般的对话。羡慕那些活力无限的人生,对比自己的苍白,只觉得悲伤,又无可奈何。

    人生,最怕便是这无可奈何。无可奈何的看着最后一瓣樱花落去,无可奈何的面对最后一片冬雪融化,无可奈何的看着春日的种子破壳,无可奈何的听着夏夜里清晨便停息的落雨。只是,无可奈何。

    这时候,心里竟难过悲伤得如秋天园子里迟暮的花,用尽力气开放,却观者最稀寥,时间又短,而且后面还有个严冬在等候。

    生活,总是这样就一点点起了变化,失去的早已失去,想得到的却还远未得到。

    人生如梦,一晌贪欢,妈妈曾说五十岁时常常觉得不甘心,就这样日日度过便倏忽老了,可却还觉得年轻的心在胸膛,热情也依然,只是,却就这么老了。

    做些什么,不做什么,人生都是在一天天等待死亡,众人皆是。曾说这话的sinner同学还记得吗?

    那我便从今日起立志,不再计较人生中得到什么,不再去管别人的眼光,只求快乐,安心,活得尽力,假若时光重来,也只求此生一切,无怨无悔。

    这,岂不是短暂无可奈何的人生中唯一美好的追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