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蓝纱裙

    2012-01-02

    1月1日,午后阳光很好,从一条落满红叶的静谧小道骑车回家。我突然想起14岁的时候我曾拥有一条天蓝色的修身曳地纱裙,很美。我依然记得,那是某一个下午,我摇醒在家补觉的老爸,要了80元去买它回来,那时大丽还陪我一起,她在门外等我,我进屋去要钱,裙子就在楼下的彰武路市场的服装摊上。那时候80元是我的天价,非常贵。

    总有个界线,似乎突然就变得喜欢每天和闺蜜死党到处乱跑,只是不愿意回家,可是需要买东西的时候,还是得厚着脸皮回去找老爸。那年夏天,曾下过一场很大很大的雨,在5月,仲春,我是全校第一个穿裙子的人,虽然冻得瑟瑟发抖,但仍然觉得自己很美。那天我和大丽一起,骑着自行车在雨里,开心极了。后来因为是长裙子,我还摔了一跤,天蓝色纱裙溅满了泥点,回家之后我洗了好久好久。

    那时候还没有什么雪纺的概念,也没有仙这个词,但是那条纱裙曾满足了我对美的一切想往。

    后来裙摆的地方染了些洗不掉的颜色,我就自作主张将它剪短,变成了一条及膝裙,依然很喜欢,可是却少有机会穿。剪掉的材料还被我做成了扎辫子的头花,天蓝色的薄纱,清清纯纯地梳上了头。

    再后来,那条裙子就很少穿过,甚至现在我都已经记不清楚它去了哪里。可是,它却承载了我青春时的所有梦想,那么美好,那么梦幻。

  • 归位

    2011-12-27

    清晨五点钟,整理,归位,一心只想着Christmas,惦念着店里上次没买回的那些黄色郁金香。

     

    清晨六点钟,听到垃圾车前面的铁臂夹起垃圾箱的声音,偶尔呼啸而过的少年,跑车的马力十足。

     

    漫长一夜,我心里清清静静,一心只念着一件事,哪怕是件多么卑微的小事,我只想把它做完,做完。

     

    然后便让一切回归,然后再清清静静地想着下一件事,看下一本书,完成下一天。

  • 无怨的青春

    2011-12-27

    年少的时候读席慕容,最喜欢的便是这首诗。那时候看的是一本粉色封面的诗集,是和同桌的Y姐借来,在地理课上读的。那时天津图书大厦刚刚建成,据说是辐射整个华北地区最大的图书交易市场,媒体还报道说整幢大厦就像是一本打开的书,虽然我始终没看出来。那时候,位于解放南路的图书大厦对我而言是非常遥远的地方,因为坐公车都要1个多小时。可是在某一个周一清晨的课上,Y姐拿出这本诗集给我看,说是她周末去新开业的图书大厦买来的。那个封面的配图十分粗糙,是那种很塌儿的粉色,配着很俗的字体写的书名。我当时甚是奇怪,心想Y姐的审美不止如此呀,但是上课实在无聊,所以两权相害择其轻,还是课外书好看些。

    于是,在那么拙劣的装帧下,我看到那些美得行云流水般的诗句,我竟然还一眼瞥见小学时日记本上的句子,原来也是她的诗:

    “想你 和那一个  

    夏日的午后  

    想你从林深处缓缓走来  

    是我含笑的出水的莲  

    是我的 最最温柔  

    最易疼痛的那一部分”

    这些句子是小学时的我看不懂的,只是觉得似有似无的美丽和哀伤。但看到这本诗集的时候,正是最最多情的年华,每一个句子,都像是心里的音符,直到看到那个最不像诗的小段落:

    “在年轻的时候,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,请你,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.

   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,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,那么,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。
    若不得不分离,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,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,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。
    长大了以后,你才会知道,在蓦然回首的刹那,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,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。”

    这一段,其实是整本诗集的引子,可我却爱它胜过任何一首诗。嘴里反复念着:“请你,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。……若不得不分离,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,……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,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。……”

    我还记得那天,是九十月的初秋,阳光很好,从教室左边墙上的大窗户一泻而注,Y姐坐在我的左边,逆着光,头上别着她喜欢的那个绿色小发卡,问道,“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首?”

    今夜,我和Bee聊了一晚上的“旧时光”,从他家的老猫到我们长大后的种种幻灭,种种际遇。人生常常在你不知道的角落里转折,朝着各种各样的方向,各自奔天涯,到最后的最后,却又都殊途同归。聊着聊着,我就又想起这一段句子。去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,读过了许许多多的书之后,却是最初的这些简单句子,始终都忘不了。

    年轻的时候,我们是否真的温柔地相待了呢?而今时今日,我们又是否拥有没有怨恨也没有遗憾的青春呢?我曾在某个校园的主道旁,透过成排成排高大的加拿大杨,见到一轮又一轮满月,正如遥远的山冈上的那一轮,纯净、无暇,美好得不像话。

    其实,生活极其琐碎,在许多许多时候,我常常想起那时坐在自行车后架上,透过树影看到的月亮。心的形状,还有幸福的模样,似乎都和那一轮静静的满月一样,温柔,且没有遗憾。

    彼时的月光和少年时读的诗句重重叠叠,而今夜,又与旧时光里所有的美好月光一一交错,彼此印证。

    所以,如果,在年轻的时候,你爱上了一个人,请一定,一定要温柔地相待。

    只为,曾经共赏过的,那一轮静静的满月。

  • 道寻常 - [时光琐碎]

    2011-12-15

    初冬,微寒,故友来访,厨内道同窗。多日阴霾一朝散,晴日当空暖方好。

    窗外三角梅艳情已怠,恣意花期渐尽。几场微雨后,一旁文仙果树却静谧吐新蕊,重瓣粉嫩花朵缤纷,不疾不徐,颇有碧玉映日晖,光华内敛之态。每日在厨内见此二花树,姿态迥异,却都喜爱。

    是日午后,余与蜜友尽烘焙事。家长里短道来,聊以趣味。言及中学诸事,时而笑不可止,时而咬牙切齿。眼下今日虽已尽变,所见所历俱已翻覆,念起十七岁,却仍似昨日。不知是昨日当真未弃余远去,或余尚且未及时长大。

    然余与其实老矣,许此“老”字所用非佳准,然盛年过后,汝等可否寻出他字来?“老”与“嫩”之间,有何过渡之形容?许“熟”字更佳,然火候又似未及。盛年虽不重来,吾等却还未得瑟够。

    余之友更妙,近日口头禅竟为“岁数大矣”。“初老”当前,所喜吾等心态终好过十七岁,至少不再被某些少年事惊而又吓,继而烦闷。

    进而感慨,生活诸事,异曲同工。烘焙犹如人生事,吾等只可控温度,材料谁人皆可配,只需耐心等待,成熟之时必然馥郁芬芳满室。即便焦糊,亦是乐趣,亦有收获,下炉总会成功。此事与煎炒大不同,只因等待比追寻更重要。如若已尽力无憾,便不如放手随缘。

    日子平淡,天高水蓝,烤饼喝茶谈笑生,只道是寻常。

  • 途中之人 - [城事]

    2011-11-03

    主任跟我说,你都出去蜜月那么久,也该回家省亲了。

    来到田纳西,旅途中的旅途,小城,极旧的铁路,已成历史的火车站和一成不变的静谧。

    在这个国家,我待的地方总是安静的,也许这只是和北京天津或是记忆里的珠海相比较。

    偶然在校内上看到天津八里台音像店黄了的帖子,心中咯噔一下,那个地方曾是每一个天津小文青的必修课,我只去过一次,文青课程还没及格它便没了。

    它存在了那么多年,在我懵懂不更事的年月;却在我从故乡缺席的时候悄声消失。

    不是我不明白,只是这世界变化太快。

    一个人在Nashville走来走去,downtown两个小时就可逛完一圈,几天下来早已烂熟于心。不陌生也不熟悉,这已经成了每一次我到一个新地方的所有感觉。

    人在途中,只是为了寻找曾经熟悉的风景;只可惜曾经的那个熟悉之地,已经消失不见,再回不去。

    我这才明白,这世上,原来思乡之情是永无解药的,这和怀旧,异曲同工。离开的时间越久,年纪越长,便越是得不到,也越是回不去,越是思来想去。

    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,到不了的地方是远方。旅途中的人,更该懂得知足常乐才是,对不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