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夜來幽夢 - [五道口]

    2009-12-21

    孟冬寒氣至,長夜幽夢重重。醒返時,憶至東坡江城詞。年稍長,蓋理解強於幼時,益覺詞中“相逢”句驚心。念才情通透如東坡,年屆不惑,亦如此執念十年前故人,想必人生仍有甚多不明之處。正所謂“生年不滿百,常懷千歲憂。”

    晝短苦夜長,幸有故紙數部相伴。予常夜夢斯人,音容笑貌,宛若身旁,遂夜夜盼寢,斯人卻非夜夜入夢。想來予何蠢笨至此,不若早起日啖巧克力為妙。

    蓋情緒大關,斯來反復,一人獨居,更需練就強大內力。

    切記!切記!

  • 酒心巧克力 - [五道口]

    2009-11-15

    一连几个晚上等车等到发抖的时候,都会想起金三顺。

    今天想着想着三顺的时候,突然咂咂嘴,很想吃一块酒心巧克力。

    这种巧克力,融合了可可那令人晕眩的甜美与烈酒那饱经岁月的醇美。两种迷醉的结合,让人美好的不知所云。

    太奇怪,各种各样的符号在我的头脑里旋转,早已不是食物、不是精神、不是思想那么简单。

    摇摇冻僵了的头,继续发抖,继续朝着466的方向巴望。

  • 久等公車不來的時候買了一斤山楂,晚上回來清洗的時候,覺得這顏色紅豔豔,實在是可愛。

    天津人素來稱山楂為“紅果”,這是比東北人的“山裡紅”更直白簡單的名字。小時候姥姥常常給我做“炒紅果”,最喜歡吃少油多水不太甜的那種,小時候被允許的零食基本為零,所以姥姥做的“紅果酪”便是我的最愛。每天吃飯,最盼望的就是飯後的一勺紅果酪,始終覺得那酸酸甜甜,色澤紅豔的東西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,後來看《霸王別姬》里小賴子、《武林外傳》里的莫小貝,多少都能看到自己當年的“嘴臉”。那時每頓飯後姥姥都會從裝滿“紅果酪”的玻璃罐子里舀出一小勺,放在碗裡給我吃,可以用熱水沖開吃,也可以直接干著吃。因為是在冰箱里保存,所以夏天我常常直接吃下去,冰冰涼涼酸酸甜甜,清爽又回味無窮;冬天則用熱水沖著吃,如果家裡正好煮有水果湯,就用水果湯來沖,熱乎乎酸甜的一碗下肚,無比享受。

    今天的這一堆山楂讓我想起小時候對它們的念念不忘,清洗的時候看著這些紅豔豔一粒粒的小傢伙,回憶起那些遙遠卻又充滿樂趣的經歷,一點點覺得許久以來的疲憊漸漸消褪,似乎又在這實實在在的生活里看到樂趣。曾經只爲一勺“紅果酪”心滿意足的自己,今天也在做一罐“紅果酪”中得到新的樂趣。

    由此可見,物外之趣的意義,便已不再是一斤紅果而已。

  • 情長意短,每恨罷,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。

    濃情蜜意暖玉鄉,人面桃花,怎道是他人。

    秋來風去急,晨霜暮冷更向冬。長夜終默默,有情卻度無情時。

    一场狼狈梦方醒,前塵舊事夢個遍。

    恍惚覺來身何處,平驚定恐再睡去。

    幾番淩亂不成寢,惆悵愁腸似夢長。

    七情八事感雜陳,長思無解又奈何?

    今秋苦又長,多事之秋不多問,問了也無憑。只恨此秋似去秋,回首處處如初見。

  • 教诲与觉悟 - [五道口]

    2009-09-23

    我吧,越来越觉得,很多东西都是虚的,一个人终究的标准,不过是一个可以同甘共苦的人,也就是我曾说的1+1>=2,当这个追求不到,理智的人会转为严格要求自己,拼命变强,拼命变牛;不理智的人,则会抱怨别人,埋怨生活。

    好吧,我认了,老人说的每句话都是生活的智慧。师母说的对:“这社会变了,远没有我们当年在师大院儿里那么简单了。但是你还是要保持内心的朴素与清明啊。”

    我这个虚飘飘的文科生啊。说到底,生命不也就是一口气吗,这口气无色无味,最虚不过。

    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何时说的清楚呢?

    所以管他虚还是实,一步一步坚持生活下去,才是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