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恋物癖 - [胡言乱语]

    2009-04-28

    收拾东西时候听着张惠妹和孙燕姿的精选合辑《2her》,一转眼,伴随着我成长的这两个女歌手,都成这个新陈代谢过快的圈子里的老人了。

    差一点被吓到,被那些歌,还有我零零碎碎的杂物。

    所谓杂物,所谓杂物,我想起只带着一只箱子在中山的那些日子,仿佛不敢做停留的打算,否则一席杂物给别后的朋友添将许多麻烦,于是一只箱,随时可以拎起走掉。

    是缺少那种精神很久了。那种只带着一只箱子,可以随时撤退与重新开始的精神。

    是第几次卷起铺盖了?最不喜欢这种感觉,一直在飞翔的人也许不能理解一棵树的心情,那种想要向下扎根向上生长的愿望。

    阿妹和燕姿一人一首不急不缓地唱着这盘专辑,每一首歌都像是一个故事,它们曾经教会我爱,教会我温暖。而今竟不敢轻易去听,很多时候,感情被控制得恰到好处,只是因为害怕决堤后的不知所措。

    我想矫情地告诉今天的自己,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。时代不同了,树都要长出翅膀才能不被淘汰。要走的路还很长,要学的东西还很多,所以我要坚决戒掉自己的恋物癖,改恋人,或自恋。

    差点忘了,这篇文的主旨,就是为了告诫自己,务必戒掉恋物癖,顺便戒掉养老癖,最好戒掉想象癖,做一个踏踏实实的丑花苞,积攒积攒再积攒,这样才能有机会绽放,给你惊艳。

  • 失眠模特 - [胡言乱语]

    2009-04-17

    看到有招聘启事这样写道:

    “招失眠模特(兼职)

    要求:
     
    深度失眠,年龄28-45岁,
     
    有一定的人脉网络或社会影响力,
     
    富有爱心,乐观开朗。

    月薪:6001-8000元/月”

    我看完就笑了,某农妇说没听说过乐观开朗的失眠者,我想说印象里好像倒是有这么个例子,是电影《The Science Of Sleep》里的某某某吧,这样想着想着,就好像有一个故事就要呼之欲出了,只是“失眠模特”四个字就足够写一个故事了。

    当不了失眠模特的我确实都快成失眠模范了,现在才发现自己有怕换床的毛病,连夜里梦境犹如长篇累牍,这恐怕也是月金牛的特性之一吧,喜欢稳定,害怕迁徙。

    这样的时候,要读《庄子》才舒服。这样的尴尬期,谢谢在我身边的你们给我的每一个帮助。

    实在不行,还有“失眠模特”在那兜底呢,好好睡觉吧。

  • 时光琐碎 - [胡言乱语]

    2009-03-05

          连日地投简历都没有回复,年前的话应了验,找工作就是对自己信心的不断挑衅。

          听着陈奕迅和小涵聊天,《爱情转移》,我说林夕的词,总是写得这么极致。

          医院,排队两小时,看病5分钟,用MP4打开了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,开篇第一句话就把我击中:

    我知道我终将老去,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,你的爱情也不能,我将从现在起衰老下去,开始是悄无声息的,然后是大张旗鼓的,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会感到惊讶——你爱的人也会变成另一个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 记得朱茵在一次访谈里说过,“再漂亮的女人,其实也都只想找一个愿意陪自己慢慢老去的男人。”

          觉得生活是很琐碎的事,一棵葱,一顿饭,一张桌子一把椅,看着爸妈,才明白建立一个家庭其实是多么的不容易。

          漫长而琐碎,需要耐心,长久学习,与恩慈。需要绵延不绝的爱的能力。

          希望有一天,我也能,奢侈的学会,绵延不绝的,爱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