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- [假如梦可以记录]

    2009-07-22

    午夜的时候,被一个噩梦惊醒,叫出了声音来。看到一个女人,不知道是谁,她穿着花色的裙子,站在路中央,而我不小心就骑车撞了上去。

    再也懒得分析。

    一觉醒来果然还是6:35,想想今天休息,便又倒头大睡。

    错过了500年的日全食,却也不觉得可惜。

   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看一场新的电影,却也不觉得可惜。

    开始给自己的生活找一个新的目标,哪怕这目标是驴子头顶的胡萝卜,我也想努力来看看。

    下午的时候,重看《蓝色大门》,看着看着不觉失声笑出来,发短信给yioh,我说我们鹤发童颜,春心不老呢。

    其实真是矛盾的自己。

    依然会难受,那种难受就像刚刚五点钟时骤降的一场暴雨般无可捉摸。它是憋闷的,无处诉说的,是长久以来的记忆丝丝豪豪消失掉的纠结。我不知道它躲在哪个角落里,但是我知道,我不能再排斥这生活。那天,咨询老师告诉我,生命里的所有经历,都对你有着必然一定的好处,你之所以觉得痛苦,就是因为你还没有接受它,一旦你尝试接纳这痛苦,它也就不再痛苦。

    那噩梦也一样,我试着去接受它,试着学习去接受这生活里所有的一切。

  • 离开了很久的梦又开始回来,每天梦不停。

    假如梦可以记录,就像伊底写来的信一样。

    那个我们一起送回家的人,果真是过去的我自己。

    终于明白。

    呵,你看,终究还是长大了的。

  • 梦见无尽的楼道,栏杆上有旋转的红色棉织圣诞树的八音盒。

    放着圣歌,简单音符,安宁旋律。

    我们怀抱着棉被,走上来又走下去,来来回回。

    下去的时候,我看见楼道大玻璃窗开始氤氲充斥色彩,像厚重的彩色玻璃。明亮亮的蓝色。

    窗外,圆塔出现,明亮亮的黄,看得清塔上的每一个窗户。

    音乐美妙,我们在楼道里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人,虽然一直走不出去。

    如果所有的梦都可以描述,该是多么奇特的世界。